去国外旅游打破语言壁垒的战斗

  • 2018-11-28
  • 0
  • 0

“梅埃康明?” 我3岁开始学英语,常常一念这个“咒语”,老师就把门打开。
老师说第二周会有叫“外国人”的人来英语会话教室,到底是谁呢?我心里扑通扑通的,我问姐姐,她这样回答我: “外国人呀,屁股上长着眼睛、长着嘴,这嘴会把人吃掉!听到大我6岁的姐姐这么说,我哭了。
一周后我就会被吃掉吗?好可怕呀!已经这样了,为什么大家还笑呢?
“梅埃康明?
我像往常一样,不, 用小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出了咒语。我以为因为声音比平时小,门就不会打开,若真是这样,就太好了。但是,即便用如此小的声音念, “咒语”还是起了作用。门开了,一个蓝眼睛、金发、非常非常大的….可怕的….怪物!
“Hello ! How are you?”
这个怪物懂“咒语”?我提心吊胆地答
“I’m fine工And you?”
“Good! I’m fine too!
平时,我对老师使用的“咒语”
这个怪物也会!我无法确定这个怪物的屁股上有没有长眼睛,但是他好像不想吃我,然后呢,我的“咒语” 也还管用, 我很高兴!
这是记忆里我第一次和外国人接触的情景。当时的我明白所谓咒语就是英语会话,却不理解英语会话是什么。只知道和游戏一样,不管怎样,一说咒语,门就会开,就会有人给我反馈。
我和英语的约会
进入中学后,英语成了必修科目。AB….的写法和读法,我在英语会话室都学过了,读也好写也好,绰绰有余。随着课程的推进,我的学习内容中,出现了英语文章。
“好!跟着老师…可以进你的房间吗? May l come in your room?念!
“MayI comen..啊! !!
当时的我感受到强烈的刺激!是“梅埃康明”, 我从3岁开始、每周糊里糊涂地说 次的那个“咒语”
能打开门的那个“咒语” 不是吗?!
我3岁就学英语,至今差不多有10年了,今天才第一次知道“梅埃康明” 就may、上、come和in的组合。从那个时候开始, 我感受到英语学习的乐趣, “咒语”变成了语言。这也让我觉得非常新鲜。
从此以后,我对英语产生了兴趣,并为此打算到国外去读高中。从高二开始,我作为交换生到澳大利亚上高中,一直读到高中毕业。
什么呀,会说英语的人还说英语壁垒,这是怎么回事呢?等一等,听我继续说。
到澳大利亚的当天,寄宿家庭的人来接我,他对我说的话,我一个字也没听懂。
我原来以为自己英语不错,说到底是因为英语老师和之前接触的外国人都说得特别慢,说的都是 容易听懂的。
是因为有口音吗?听不懂的比预想的多一万倍。 由于我一听到有人叫我名字就会回答”yes” ,所以很快我被称为”yes 先生”。
于是,我又开始记“咒语”,快速地记“咒语”,再从大脑里将“咒语”删除。一个外国人独自生活在完全不懂母语的人中间,会逼着自己学英语。我每天数日子,还有364天,还有363….就能回国了….刚到澳大利亚的那段时间简直是地狱。
过了一、两周,我习惯了周围人都说英语的环境, 又经过了两周, 情况突然有了变化。我和平常一样,和几个关系好的人, 准确地说是主动向我示好的几个人, 一起在校园吃午餐。往常他们讲笑话时,他们笑,我不笑。但那天,我突然笑了。
不是刻意的笑,而是自然而然地笑了,我没费任何力气就理解了他们的笑话,很容易地就笑了。我是个懒人,在澳大利亚时并没有特意地坐下来学英语,只是通过手势、画画等和别人进行交流, 只是在生活而已,就这样在澳大利亚的第三个月,我也能自由地说英语了,到第四个月,在梦里说话也是用英语了。语言的壁垒逐渐变薄,到最后完全消失。不管跟谁学,婴儿都会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说话。这两者的道理是一样的。

评论

还没有任何评论,你来说两句吧

旅行中的一个房间,也能让给您旅途添上一抹色彩!网络兼职觅施楠 - 衫小寨